欢迎登陆文心雕龙杯大赛官方网站

文心雕龙杯全国校园文学艺术大赛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佳作展台 > 高中佳作 >

沙文琦:老地方,好风景(第十一届文心雕龙杯大赛决赛特等奖)

时间:2018-10-18 11:24来源:大赛组委会 作者:沙文琦 点击:
老地方,好风景 山东省诸城第一中学高二 沙文琦 人世间有太多美好的风景等待我们伫足欣赏,在快速行驶的人生列车上,我们总在期盼着欣赏新的风景,总是匆匆去往一个个的目的地

老地方,好风景

山东省诸城第一中学高二  沙文琦

 

人世间有太多美好的风景等待我们伫足欣赏,在快速行驶的人生列车上,我们总在期盼着欣赏新的风景,总是匆匆去往一个个的目的地,却少有人回过头,转过身,看看老地方,那变或未变的美好风景。

几乎每个地方的风景,都会因时而变。不论是风景里的人,还是物,都在变化着。

一条小巷,灰色石砖路,在路的一旁有一栋普通水泥房,砖红色的屋顶,屋前还有一颗槐树,在这个老地方,有我见过的最美好的风景。

美好的风景里有物,也有人。他们是我熟悉的美好风景,只不过熟悉的风景里,少了些熟悉的人。

在这个熟悉的地方,我领略了它四季的风景。

初春,天气转晴,这座小房子前的杜鹃花开始含苞待放,一切都洋溢着春天的气息。推开那扇小铁门,“姥姥,姥爷,我来了!”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穿过天井传到两位老人的耳朵里去。稚嫩的声音正似初生的幼芽,一切都是如此美好。姥姥慈祥地笑着,出来牵起我的手。因为姥爷身体不好,不方便下炕,只能大多数时间待在屋子里。我熟练地脱下鞋子爬上炕,和姥爷说着话,但小孩子嘛,总觉得在屋子里带着无聊,便拉着姥姥跑到街上去了,一人拿着一个小板凳,坐在那棵槐树下,抬头望天空,蓝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各种各样的云。坐累了,姥姥便带着我去赏花,识花。姥姥门前有许多颜色的花,红色,淡粉色,这些刚刚盛开的花,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美好,就像生活一样,温柔舒适。和姥姥欣赏着这个属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的风景,仍觉得很幸福。在此刻的风景里,有娇嫩的花,稚嫩的我,还有姥姥,姥爷。那棵槐树也在。

出生的季节是夏天,总是觉得自己是立夏出生的,有一种诗意美,在多年前的夏天,我出现在了这幅风景里;多年后的盛夏里,一个人消失于这幅风景里。

小时候的我,一直觉得夏天很美好,槐树上的花已经开满,种在屋旁的花儿虽已消失,但换上了青翠的绿叶,街上的人们都出来乘凉,而那棵槐树成了乘凉的好地方。晚饭后,夜幕降临,一个个提着马扎、板凳的人们都准时到位,人们都已形成习惯,坐在马扎上,摇着扇子。在夜色沉沉下,这一副画面十分有意境美,屋子里淡弱的灯光透出一点,照进每个人的心里。我依偎在姥姥的怀里,享受着夏日晚间的凉风,跟姥姥一起赏月,数星星。屋子里的姥爷,在安静地看着电视。在这棵槐树下的风景中,多了许多人,少了些幼嫩的颜色。站在槐树下,望着街道那头,也许那一头也有一幅这样的图画吧。

2012年的盛夏,风景里的槐树仍在,灰色石砖路也未变,而那时的氛围比往常凝重的多,我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一切,单纯地相信妈妈的话:“只要姥爷回家了,就会好起来了。”我呆呆地站在槐树下,望着街道那头,等待着他们回来,不久,一辆车缓缓驶来,我笑了,因为我以为姥爷的病好了,但当他们把姥爷从车上抬下来的时候,看着他苍白的脸色,我的心沉了,有一丝念头涌现出来,我不想去相信我的第六感,因此,我选择了相信妈妈。那几天,我们住在姥姥家,但是我却没有兴致去欣赏风景,纵使风景仍旧美。

我听到了一群人的哭声,我害怕,我假装在沙发睡着了。听到隔壁屋的哭声,我似乎懂了,不自禁地流下眼泪,我把头迈进被子里,不想醒来。爸爸过来看我,以为我睡着了,没有叫醒我,我多想这就是一场梦啊!但醒来后,我只能接受现实。我们在那棵槐树下,送走了去往天堂的姥爷。熟悉的风景里,树、花、路都未变,只是已有一个熟悉的人早早离开了。

那棵槐树,见证了我们的欢乐,也见证了我们的悲伤,它就静静地呆在那儿,永远不会离开。

秋初,槐花飘香。因为长大后,没有太多时间与姥姥呆在一起,只能周末到姥姥家,陪姥姥吃一顿饭,坐在车上,早已闻到熟悉的味道,驶进街道,不远处几个老太太坐在槐树下聊天,在落满槐花的树下,很美。姥姥见到车,很快起身收起小马扎,笑着看着我们。每个周末都去,似乎已经成了我们彼此的习惯。还好,熟悉的风景里还有熟悉的人。在此刻,风景还有残余的美丽。

一场大雪过后,这条街道多了些不一样的美丽,屋子前没有人,只有那些带刺的花枝和那棵槐树。几年前,舅舅家的表妹带我去了姥姥家西边也不知谁家的菜园里,白色的雪覆盖在地上,已有四五厘米厚,我们连连赞叹,“好美呀!”我们调皮地迈进园子,躺下去,欣赏着雪后的美景。大雪过后,太阳格外刺眼,我们眯着眼看太阳。起身后,看着一栋栋穿着白衣的房子,有着一丝童话色彩。其实,不论哪儿,熟悉的地方也有好风景。

回到家后,我们讲给姥姥听我们玩耍的过程,姥姥笑着。一切都是幸福的样子。

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姥姥开始变得有些孩子气,之前的她无论受多少委屈,都不会说,在她的人生理念里,就是“忍耐”,别人闹脾气,她忍耐;生病后,还是自己忍受。但是,我们发现姥姥变了许多,她会偷偷跟我们抱怨舅舅与舅妈,像一个小孩子一样,渴望得到更多关注,屋外的风景没有变,还是很美,但是风景里的人又将离去。2018年,姥姥的身体非常不好,一天晚上,爸爸把在学校里的我接回家,原来是姥姥想我,所有的哥哥、姐姐都赶回家,我们都哭了,看着姥姥痛苦地躺着,我们却无能为力。我不敢相信那是我与姥姥的最后一面。熟悉的地方,熟悉的风景,让我感觉到一丝陌生。我没能送姥姥最后一程,但我知道,那棵老槐树见证了那一切。

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。世事变迁。老地方熟悉的人都已离去,但我仍认为那里有最好的风景,有最美好的曾经。

也许,那个熟悉的风景就像一部老电影,慢慢褪色,电影中的人渐渐离场;电影里的风景也已褪色,但仍有一种美,一种永远无法逝去的美,老地方的风景,是我愿意一生随时伫足欣赏的。我多想成为老地方那好风景中的一棵树,可以一直在,一直回味那美好的过往。要相信,无论过去多久,熟悉的地方一定还有好风景,只得我们停下脚步去欣赏。

时光已逝,风景仍在。那条老街,是我熟悉的最美好的风景。

 

【获奖理由】

本文描述了自己熟悉的老街、熟悉的老槐树,记述了老树下的四季风物,尤其记述了自己的姥姥去世的过程。文章最值得肯定的地方是其语言表达,不疾不徐,疏朗有致。无论是叙述还是写景都自然流畅,富有诗情画意。

 

(责任编辑:华丽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